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吳蘊瑞:以科學之眼,帶人們認識真正的體育
首頁> 學人風采 > 正文

吳蘊瑞:以科學之眼,帶人們認識真正的體育

來源:文匯報2020-01-23 10:58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劉力源

吳蘊瑞:以科學之眼,帶人們認識真正的體育

  穿透歲月的眼光

  有人評價吳蘊瑞的體育理論論著“濯去舊見,以來新意”,即便今天再讀,也依然能感受到他在體育理論研究中穿越歲月的眼光。

  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他先后撰寫了《運動學》《田徑運動》《體育建筑與設備》《體育教學法》《體育原理》(合著)等體育學科著作,以科學方式打開體育大門,將體育視作一種特別的教育手段,并將這種方式從“小眾”推廣至整個社會,讓體育成為人們自我提升、融入社會的一種方式。他因此獲得了很多贊譽:“我國現代體育科學理論的重要奠基人”“體育教育的開拓者之一”。

  學術檔案

  吳蘊瑞(1892—1976),體育教育家。江蘇江陰人。1918年畢業于南京高等師范學校體育專修科。后任教于該校和東南大學等。1925年留學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體育。1927年回國,任東北大學、北平師范大學教授,中央大學體育系主任、教授。新中國成立后,歷任南京大學體育系主任、教授,上海體育學院院長,中華全國體育總會副主席,中國體操協會主席,上海市體委副主任。著有《運動學》、《體育原理》(與袁敦禮合著)、《體育教學法》和《田徑運動》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史》里有一條評價:“他這些著作在當時曾被體育學科普遍采用為教科書,在我國體育界有很大影響。”這個在史冊留名的“他”,就是體育教育家吳蘊瑞。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他先后撰寫了《運動學》《田徑運動》《體育建筑與設備》《體育教學法》等體育學科著作,并合作出版了《體育原理》,這些著作將科學的視野帶入當時重實踐輕理論的體育界,“濯去舊見,以來新意”。

  體育在我國古代“盛衰不定,漫無系統”,普及度并不高。儒學素來重文輕武,道家崇尚葆精惜氣,對體育的誤解古已有之。西方近代體育傳入中國,也曾遭遇一個個誤區:體育只是四肢的活動,農忙體操便可得之?還是舉力造出幾個競賽傳奇,便是體育?

  混沌之際,吳蘊瑞以科學方式打開體育大門,將體育視作一種特別的教育手段,并將這種方式從“小眾”推廣至整個社會,讓體育成為人們自我提升、融入社會的一種方式。他因此獲得了很多贊譽:“我國現代體育科學理論的重要奠基人”“體育教育的開拓者之一”,這些贊譽放在他身上并不夸張:在近60年的教研生涯里,他將學術觸角延伸到體育學的各個領域,包括運動力學、運動解剖學、體育原理以及體育建筑與設備方面——他的學術履歷上最常見的兩個字便是:“第一”。

  從世界體育發展趨勢中思考中國體育發展方向

  吳蘊瑞生于江蘇江陰,父親是私塾老師,讀書求學是自然而然的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中國深陷內憂外患,仁人志士在各個領域內尋求救國良器,成長于此間的吳蘊瑞也選擇了一條相同的路。青少年時期的吳蘊瑞甚至有些單薄瘦小,偏偏就讀的江蘇師范學堂體育活動較多,受學風浸染,吳蘊瑞愛上體育,也為他之后“從體育一端著力救國”埋下伏筆。后面的路說來也巧,1916年初,南京高等師范學校特設二年制體育專修科,這在當年高教界是首創,第一批招生23人,吳蘊瑞便在其中。體育專修科主任麥克樂是中國近代體育史上有名的外籍體育專家,也是吳蘊瑞的第一位學術導師。專科畢業后,吳蘊瑞便開啟了近60年的體育教育人生。“教然后知不足”,此后他一直持續更新自己的知識體系,也因此一次次走到體育理論創新的最前沿。

  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1925年,吳蘊瑞爭取到第一個,在當年也是唯一一個體育專業官費留學生的名額,赴美于芝加哥大學醫學院修習人體解剖學、生理學。當時,美國體育理論界權威威廉士在哥倫比亞大學主持了一個體育原理研究班,學員都經過嚴格選拔,讀完芝大后,吳蘊瑞成為這個研究班的一員。這個亞洲青年頗受威廉士賞識,美國舉辦“體育與健康教育之關系”學術研討會,威廉士破例帶了他作為助手。1927年10月,應東北大學邀請,結束美國學業正在德國進修的吳蘊瑞提前回國,重新走到講臺上,主講“人體機動學”“場地建筑與設備”及體操。

  受尚武救國風氣影響,從日本傳入的軍國民體育思想曾長期是國內體育思想的主流,在其影響下,學校實施兵操近20年之久。1915年前后,實用主義教育思想和自然主義體育陸續進入中國,尤其是自然體育思想的推廣,松動了軍國民體育思想的主導地位,然而如何認識、發展體育,并沒有形成一個相對一致的結論。

  1930年代,中國體育界發生了一場“土洋體育之爭”。有人提出,歐美日本流行的運動競賽,是有閑的國民的游戲且有害身體。拿到中國后,這些“洋”方式不能奏效,所以以武術、養生為主的“土體育”加上練兵操、多勞動最適合國情。吳蘊瑞看到后,便站出來為“體育”正名:競賽損害健康缺乏科學統計依據,而且“凡主張偏重競賽運動者,大都為少數不明體育之徒耳”。“在他看來,雖然國難當頭,但參加體育鍛煉可以恢復人的精力,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社會越發達,閑暇越多,是自然之理,通過運動可以消磨余暇,達到‘休養精神’之功效,是未來社會發展的一種趨勢”。上海體育學院教授舒盛芳認為,吳先生看到了體育在未來社會中的重要性,與他在美國留學并親身感受到美國工業社會的發達不無關系。“他后來明確提出,發展國民體育應該從兩個方面去著手:適應個性發展需要、適應社會發展。可以看出,他不是簡單比對‘土體育’‘洋體育’誰優誰劣,而是站在更高的角度來看待中國體育的發展問題。”留學的經歷讓吳蘊瑞學到了國外的先進體育理論,但這些理論如何用于國內他有著自己的判斷:“不能因其國粹而提倡之,亦不能因其舶來而鄙棄之,當以其是否合乎生理心理及個人社會之需要而定其取舍之方針。”如舒盛芳所說,吳先生的這一提法對于中國體育的整體發展,尤其是怎樣正確地認識西方近代體育在中國的發展,無疑具有深刻的歷史和現實意義。“‘土洋體育之爭’是在‘九一八’事變之后全民族極力捍衛自己民族的生存和獨立意識的氛圍中開始的,吳蘊瑞先生為中國體育發展前途計,能第一個站出來理論,足見其個人的膽量和開放態度。他從世界體育發展的趨勢中理性地思考中國體育的發展方向,在今天看來,不愧為對中國體育發展的一種正確引導。”

  要實現對一個人的完整教育,普及體育不可少

  吳蘊瑞曾說:“體育主旨不在于練成粗腕壯腿,重在團體道德的培養,吾們在今日提倡體育,不僅在操練個人的身體,更要藉此養成團體合作精神,體育運動最突出的特點是以培養人為目的。”

  體育是什么?按當時流行的說法,體育就是身體的教育。但在吳蘊瑞看來,體育是教育的一種手段,著眼的不僅僅是“強健之身體”;“合作之精神”也“須于體育訓練中得之”。因此他認為,體育,更重要的目的是人的全面發展。只不過這種教育方式有些特別,不是讀書寫字,而是以身體大肌肉活動和適應環境為工具——“體育之意義,乃以身體活動為方式之教育也”。在《體育原理》一書中,吳蘊瑞將體育的目標歸結為三方面,第一是機體之充分發達;第二是各種技能與能力之培成;第三是品格與人格之陶冶——最終指向的都是育人。在吳蘊瑞看來,缺失了體育的教育,并不完整,而要實現對一個人的完整教育,普及體育不可少。

  1927年,吳蘊瑞任教中央大學體育系時,就試圖通過課程設置,實現體育普及。他曾經翻譯介紹過弗斯脫氏的體能測驗方法,并把其中的體能分級方法運用到具體教學中,當時體育系為非體育科和非運動班學生開設了普通體育課程,每周必修兩三個小時,吳蘊瑞依學生的體能分為三級編班上課,其教材涵蓋各種體操、球類和田徑等,因材施教地鍛煉學生。目的“并非僅僅為學校爭一時之榮譽”,而是幫助學生“養成運動之習慣、良好之消遣、健全之身心、愉快之精神、展用其所學,擔負國家建設之責任”。1929年,吳蘊瑞在《普及體育之意見》一文中明確提出體育普及化思想,發表在當年的《體育季刊》第二期。在文中,吳蘊瑞提出,參與體育者的層面要廣,要普及到社會各階層。他提倡人人參與體育活動,從小培養運動興趣,養成運動習慣,同時也探索改良運動教材,用活潑有趣的運動代替索然無味的體操。吳蘊瑞曾先后擔任三本體育刊物的負責人,撰寫文章累計十萬余字,以此大力推廣體育理念,傳播體育思想。有后來人評價,吳蘊瑞所闡述的普及體育思想與1995年國家制定的《全民健身計劃綱要》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是留美歸來,倡導的也是自然主義體育,但吳蘊瑞并不迷信歐美體育。當時的西方體育過度倡導運動訓練、比賽成績,極端的“選手制”一度盛行,吳蘊瑞卻唱起“反調”,認為從西方傳入我國的近代體育注重運動賽會,但開運動會純系一種手段、并非目的,他力揭弊端:選手教育只是造就少數技能優越的選手,而于一般身體衰弱需要體育訓練的學生,反被少數人剝奪了機會。這樣畸形發展的選手制,在教育機會均等的原則下,決無存在的理由。

  1932年,吳蘊瑞參與了《國民體育實施方案》的起草,吳蘊瑞“體育普及”的思想也從紙上落到了實地。值得一提的是,吳蘊瑞提倡體育普及,特別強調不得忽視女子體育,在他看來,美德等國家體育興盛的原因在于男女體育并重,男女體育平均發展才能復興民族的體格。

  首倡體育學術化,以科學構建體育理論

  1930年,吳蘊瑞的體育理論專著《運動學》出版,60年后《中華體育之最》在提到這本書時給出這樣的評價:“不僅在當時體育落后的中國視為首創,亦遠遠超過同期國外其他運動學著作。”

  哪怕是今天翻開《運動學》,都覺得它與一般認識中的體育用書不太一樣——里面是大段的力學公式、定律,以及描述發力與角度關系的圖解——倒很像是一本物理書。

  這也不難理解。吳蘊瑞的學生劉漢明曾在紀念文章提到《運動學》的寫作始末:“余嘗聆吳師言,其著《運動學》一書也,曾專向理學院物理系聽課四年,復結合人體解剖學的知識,在運動場上,細心觀察各種運動動作,深入思維,每有所得,即援筆記之,經長年積累,反復驗證,始寫成此書。”那是1922年,吳蘊瑞30歲,他那時就意識到了體育與科學理論之間的重要聯系——“應用力學之于運動,猶工程學之于建筑,土壤及肥料學之于耕稼,其重要可知。”

  留學美國期間,吳蘊瑞發現美國體育源于歐洲,便決心追本溯源,到英、法、德等國收集運動力學的資料,但并沒有找到相關學術著作。只有在考察法國陸軍體育專門學校時,遇到一位有相同見解的體育老師,吳蘊瑞特地請當時在法國攻讀數理的嚴濟慈作翻譯,共同探討運動力學問題。回國后,吳蘊瑞便提出“體育學術化”的主張,在《運動學》的序里更是冀望科學家與體育家攜手,解決體育上的科學之問——《運動學》一書成稿后,吳蘊瑞便邀請了同校的物理學教師胡剛和物理系學生倪志超校閱。

  吳蘊瑞身體力行,以學術開道,課程奠基,將體育學術教研建立在解剖學、生理學、生物學、心理學、社會學等學科基礎之上。他任教中央大學體育系后,規定體育科與其他本科專業一樣,學期四年,開設生物學、生理學、應用解剖學、體育原理、急救術等必修課程,還特意將物理一科列為體育科必修科目,在當時的各校體育系中“只此一家”,這樣的課程設置也為后來高等體育教育課程設置提供了模板。

  當時的體育是以解剖學為出發點,盛行的是“心身關系二元說”。吳蘊瑞曾慨嘆“在今日思想及科學,均已打破此種見解,而體育尚在其阻礙之下,不能擺脫,誠可悲哀矣”。在他的體育教育思想中,“身心一元論”是思想核心。但“身心一元論”絕非一個形而上的理論,它有著扎實的科學基礎——“每群肌肉必有神經系統管理之,做大肌肉之活動時,凡脊腦、延腦、小腦、基底神經節(Basal Gang)及大腦皮質部之司運動區,莫不參加活動,常練習之神經系統是上舉各部分(脊腦、延腦、小腦、基底神經節、大腦皮質部)與肌肉同時發達……故專謀肌肉發達,不顧神經系統者,大不通也,神經系統之各部分與其他各區域,均有神經纖維使之互相聯絡”——這段滿是生命科學專業術語的文字,就出現在1933年吳蘊瑞所寫的《體育原理》相關章節里。“人們對自己的大腦進行深入研究始于20世紀初。吳蘊瑞先生在20世紀30年代就運用腦科學和神經肌肉學說方面的知識與原理,對體育教育思想和方法進行了一定的研究,在當年人們只重視身體的肢體體育的情況下,首次從腦功能和肌肉神經系統的角度來闡述體育鍛煉的功能和價值”,上海體育學院教授徐本力說,從腦科學的角度對體育之功效及由此引發的體育教育思想進行深入研究是從20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的,而吳先生早在70多年前就開始從腦神經功能的角度指出了體育對于發展腦神經功能的積極作用,實屬難得。

  新中國第一所體育高等學府的第一任院長

  1952年,吳蘊瑞接到了一個新的任務——在南京大學體育系、華東師范大學體育系和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體育科的基礎上,籌建華東體育學院,這是新中國成立后創辦的第一所體育高等學府。

  “作為新中國第一所體育學院,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吳蘊瑞白手起家,從抓教學計劃、教學大綱的制訂、教材的編寫開始,到引進高水平的師資,重視學科建設、提高辦學水平,嘔心瀝血,做了大量的開創性工作”。戴炳炎曾供職上海體育學院期刊社,在校史里他看到了吳蘊瑞在上海體育學院成長發展路上留下的足跡:當學校從萬航渡路的圣約翰大學舊址搬到清源環路,吳蘊瑞同綠化工人們商量,建荷花池,造六角亭,在綠瓦大樓前,用小冬青栽培成“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字樣,“他常說,校園環境整潔、優雅,學生才能有好心情去讀書、訓練”。他特別重視培養教師和師資隊伍建設,“多次論述‘體育教師應為人格導師,青年模范’,要有仁愛之心。1953年中央體育學院(今北京體育大學)成立后,他陸續派青年教師去參加研究班,聽蘇聯專家講學。在‘派出去’的同時‘請進來’,蘇聯體育理論專家凱里舍夫等就是那時請來的。”

  而即便是一院之長,吳蘊瑞更常出現的地方是學校的操場。戴炳炎記得幾位學院老教授說起過吳先生的故事,那幾位老教授都是吳蘊瑞的學生。黃良友記得,吳先生在講解下肢運動時,用奔馬跑動時的趴地動作啟發大家思考,訓練時反復體驗髖關節、膝關節、踝關節以及足部各關節的活動,短跑時想象奔馬的形態,理解短跑的特點,理論上懂了,短跑成績也提高了。陶心銘則記得另一段課堂插曲:一次體操課練習單杠屈伸上,很多同學都上不去。當時吳蘊瑞在一旁看課,對學生說:體操光靠力氣不行,你們的動作不符合力學原理,所以老是上不去。接著,他在單杠前講了力點、支點的原理,邊講邊做,動作輕松而漂亮,令同學們驚嘆不已:“這么大年紀還做得這么輕松、這么好!”“在教學訓練中,吳先生不只是講怎么練,更告訴學生為什么要這么練,目的是讓學生明白體育訓練中原理的重要性”,戴炳炎說。

  學校的老師曾將吳蘊瑞的體育教育思想總結為16個字:“身心一統,德技相長,文理兼修,服務社會”。而在此基礎上形成的“身心一統、兼蓄競攀”8個字已成為師生們引以為傲的校訓。

  【愛畫入骨髓的體育家】

  吳蘊瑞在琴棋書畫上頗有造詣。留學美國期間,曾公開演奏琵琶、古箏。在中央大學擔任體育系主任時,與藝術系主任徐悲鴻切磋丹青,曾有“徐悲鴻的馬,吳蘊瑞的牛”之說。徐悲鴻曾說:“江陰吳蘊瑞先生麟若,以名體育學家而酷嗜藝術,而愛畫尤入骨髓。以竹為師,所詣清逸,卓然獨到。漸漸擴大領域,寫花卉鳥獸,其中尤以梅花芙蓉家鴨水牛為有精詣。”

  【跟學生一起鍛煉的老院長】

  吳蘊瑞任上海體院院長期間,通常一早就來到操場,察看學生鍛煉情況,有時還和學生一起跑步。那時,大多數學生家庭經濟不寬裕,往往光著膀子鍛煉,見院長來了覺得不禮貌,有的便忙著去穿運動衫。此時,吳蘊瑞總是笑著說:“繼續跑!繼續跑!”甚至也加入其中“赤膊上陣”,學生都說,吳院長“一點院長架子也沒有”。學生黃良友去北京聽學,忘了帶釘鞋,吳蘊瑞便趁去開會之際,專程到黃處送鞋子。

  【檢查沙坑沙子的總裁判長】

  1930年代,南京市舉辦中小學第二屆運動會,大會總裁判長就是當時的中央大學體育系主任吳蘊瑞。吳蘊瑞為辦好這屆運動會出謀劃策,制定規則,甚至連跳遠沙坑的沙子質量、跳高木桿質量都一一親自檢查。比賽中,他公正嚴明,出力頗多,幾乎放棄了全部休息時間。運動會結束后,有人提出給他津貼,吳蘊瑞卻說:“我們能為孩子們的體育運動出些力本是理所當然的。”

[ 責編:李志勇(實習)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一支煙的時間,會發生什么?

  • 世界無煙日來臨,請盡早戒煙!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5月30日,小朋友在南昌市灣里區禹港卡丁車兒童樂園玩耍。“六一”國際兒童節臨近,江西省南昌市灣里區殘聯組織志愿者陪伴轄區內的殘障兒童進行游園活動,并給他們贈送禮物,用愛心讓孩子們感受節日快樂。
2020-05-31 09:47
當日,上海市長寧區消防救援支隊營區舉行迎“六一”消防家庭日活動,消防員的親屬和子女走進消防戰位,學習消防知識,感受消防員的光榮使命。當日,上海市長寧區消防救援支隊營區舉行迎“六一”消防家庭日活動,消防員的親屬和子女走進消防戰位,學習消防知識,感受消防員的光榮使命。
2020-05-31 09:46
5月30日,在石家莊市橋西區振頭街道盛世御城社區,工作人員幫助小朋友戴禁煙標志口罩。世界無煙日來臨之際,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振頭街道以“我是禁煙小衛士”為主題開展活動,孩子們通過制作禁煙標志口罩、禁煙手抄報等活動,了解煙草對人體的危害,爭做禁煙小衛士。
2020-05-31 09:12
這是5月30日拍攝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奔戈鄉卡灰村一景(無人機照片)。時值初夏,理塘的天空碧藍如洗,巍峨的雪山環繞四周,牦牛星星點點散落于曠野之上,構成一幅高原特有的壯美圖景。
2020-05-31 09:07
在閉館68天之后,新西蘭國家博物館在5月28日上午重新開放。參觀者入館參觀需要登記個人詳細信息。博物館設定了全館同時只能容納500人的上限。一旦館內人數達到上限,參觀者需要在館外排隊等候。受新冠疫情影響,新西蘭國家博物館于3月20日關閉,68天連續閉館也是新西蘭國博歷史上最長的閉館紀錄。
2020-05-29 09:43
美國航天局原定于5月27日用載人版“龍”飛船將兩名美國宇航員送往國際空間站,但因天氣原因推遲。這是5月23日,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宇航員道格拉斯·赫爾利(左)與宇航員鮑勃·本肯身著宇航服參與發射演練。
2020-05-29 09:35
5月28日,村民在湖州市織里鎮廟兜村的河邊洗水果。近年來,浙江省湖州市織里鎮南太湖沿岸的義皋村、伍浦村、廟兜村等水鄉村落在美麗鄉村建設中突出“一村一品”,利用濱湖風光、溇港資源和鄉村文化,打造各具特色的水鄉民宿,促進美麗經濟發展,助力農民增收。
2020-05-29 09:34
近年來,天津市寶坻區牛家牌鎮趙家灣村通過深入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村容村貌得到不斷提升。趙家灣村共有440多人,先后被評為全國文明村、全國生態文化村、天津市美麗宜居村莊。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5月28日,趙家灣村村民騎車出行。
2020-05-29 09:32
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幾名藏族姑娘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阿木去乎鎮安果村阿米貢洪帳篷酒店的草原上表演舞蹈(5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幾名藏族演員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阿木去乎鎮安果村阿米貢洪帳篷酒店的草原上表演舞蹈(5月25日攝)。
2020-05-29 09:32
初夏時節,水清魚密,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河流入海口濕地時時呈現鷺“舞”禽鳴的生態景觀。隨著膠州灣水質環境逐年改善,吸引了包括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鳥類黃嘴白鷺等眾多水鳥在此繁衍棲息,鳥類種群數量逐年增長。
2020-05-29 09:31
云南大學人文學院學者尹恒接受采訪時首次公布,他與多名學者的研究發現:在云南大理等地發現的近80塊刻有梵文的佛教密宗塔磚,或可佐證云南與南亞交流歷史長達千年。
2020-05-29 09:30
5月28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員在返回大本營途中。當日20時45分,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全體隊員安全下撤到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營,標志著此次測量的登頂測量階段圓滿結束。
2020-05-29 09:29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市長索比亞寧27日表示,鑒于莫斯科新冠疫情逐步穩定,政府將實施下一階段解除限制措施。新華社發(亞歷山大攝)  5月28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中心,市政車輛進行消毒作業。
2020-05-29 09:28
5月28日,空中鳥瞰初夏時節的拉魯濕地。拉魯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西藏拉薩市北郊,總面積超過12平方公里,被譽為“拉薩之肺”。
2020-05-29 09:28
5月28日,收割機在江蘇句容郊外田間收割小麥。眼下正值夏收時節,當地農民紛紛抓住有利天氣搶收小麥。
2020-05-29 09:28
5月28日,在阿爾及利亞阿爾及爾國際機場,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成員與阿爾及利亞政府官員、中國駐阿使館人員合影。中國赴阿爾及利亞抗疫醫療專家組28日結束任務,當天從阿首都阿爾及爾前往蘇丹。
2020-05-29 09:24
據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消息,截至5月23日,該市重點大型商超和餐飲協會會員餐飲企業共5.58萬人完成了核酸檢測工作。近日,在做好疫情防控常態化同時,武漢各大商超和部分餐飲門店已逐步開放,客流量有序恢復。圖為消防監督員正在檢查超市內的消防安全設施設備是否完好有效。
2020-05-29 09:24
5月26日,在伊朗德黑蘭,一名戴口罩的女子坐在一家咖啡館內。 伊朗的餐館和咖啡館從5月26日開始恢復營業。
2020-05-28 09:53
5月27日,在德國西部城市伊瑟隆,一家健身房在部分健身器材上拉起警戒線提醒人們不要使用,以保持社交距離。5月27日,在德國西部城市伊瑟隆,一家健身房在部分健身器材上拉起警戒線提醒人們不要使用,以保持社交距離。
2020-05-28 09:50
5月27日,大熊貓婷仔和隆仔在享受竹子大餐。正在享受竹子大餐的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大熊貓婷仔被大熊貓隆仔搶食,兩只大熊貓上演一場爭食戲碼。正在享受竹子大餐的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大熊貓婷仔被大熊貓隆仔搶食,兩只大熊貓上演一場爭食戲碼。
2020-05-28 09:48
加載更多
股票